• 鉴于Blogbus近来服务器不稳定,加强制广告,加变态的敏感词审查,我决定放弃了耕耘了三年的曾热爱无比的博客大巴。

    今后这个博客不再更新。对我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去我的新博客逛逛:http://wzy.ecope.org。朋友们,再会!

  • 在《送你一颗子dan》一书中,她写道:

    “对男人来说,爱情这个东西有点象出麻疹,出个次把基本就有免疫力了,以后不大会得,就是再得,也是一点小伤风小感冒,不耽误他朝着通向牛逼的道路一路狂奔而去。女人爱起来哪里是伤风感冒,上来就是肿瘤,良性也得开刀,恶性就死定了” (全文链接)

    《GQ智族》2012年3月刊采访刘瑜,她说道:

    “过于看重爱情的女人,是放弃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

    “在爱情上我不是一个苛刻的人,除了快乐和温暖,我什么都不想从男人身上得到。钱、安全感、地位、成就感,包括智识的乐趣,这些我都可以自己追求。”

    附简介:刘瑜,政治学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剑桥大学讲师,现任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著有《余欢》《民主的细节》《送你一颗子 dan》等。

  • 注:这篇日志2011年7月3日初发于人人网。正值离职赴津前夕。近一年后补发于此。

    周五下午拿到离职证明的那一刻,我意识到,从此我就是一个无业游民了。

    以后网上个人介绍和邮件签名再也不能戏谑地写“IT民工一枚”了,呵呵~

    把时间拉回到09年的9月,迫不及待想结束培训生活的我被介绍去和利时参加笔试,通过后乐翔对我进行的面试,一切都很顺利,于是我迫不及待的签了工作。说实话,之前我并不知道和利时。

    尽管招进来的岗位说是嵌入式工程师,而后来一直做上位机软件(而这些差别,今天想来都不重要)。其实打心眼里,我还是挺感谢和利时的,因为它在我09年人生低谷的时候接纳了我,还带给我一年半非常愉快的时光。

    在这里最早碰到的人是我最怀念的人,面试我的乐翔——后来让感念无比的好领导,以及与我几乎同期来的小刘。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乐翔,我找不到比“如沐春风”更合适的了。作为领导,他习惯用商量而不是命令的口吻要求你做什么,员工偶尔犯低级错误,他也不会斥责而是一脸微笑地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他没有用任何强制政策,但部门管理的井井有条,因为大家都很信服他。

    乐翔技术能力很强,经常四点拨千斤地点醒你问题所在;他工作特别认真负责,每次邮件评审文档,大家有时候视而不见懒的回复,他却总能找出你文档中很多细微的错误,让你觉得不认真写文档真的良心有愧。更要命的是,他羽毛球打的很好,歌也唱的挺好,组织能力很强,活跃气氛的一把好手。

    天啊,他就是我见过的高情商高智商的典范!当然在这光鲜的表象下,我看到的是他超过常人的努力和付出,经常看到他加班到七八点,周六邮件发个文档给他,他居然半小时内回复了封邮件并给出批注!

    小刘是一个长得很干净的“孩子”,为人很热情却不伪饰,有点“自恋”,人缘极佳。他和我几乎同时来和利时(其实他比我晚一周入职),喜欢做饭,经常请大家去吃他秘制的重庆火锅,大家就是这样熟识起来的。后来都搬到了天通苑北住同一栋楼,在一起玩的更多了。我和他基本上是生活上的朋友,工作上的同盟。我们碰巧同做上位机开发,各自负责不同的软件。他是学铁路信号出身的,信号功底很好,但编程技术略差,经常会请教我编程上的问题,而我也很多时候信号方面的知识需要他救火。其实这两年的工作生活,缺少了他的存在绝对会失色很多呢!

    小刘前段时间离职,去了一家上海的公司,薪水很好但压力略大,相信他会化解难题逐渐适应的~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写人是个陷阱。因为你写了甲会想要不要写乙,写了乙会想要要不写丁。如果小心翼翼的罗列下去反而束缚了写日志的兴趣而且写成了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到头来还不如把邮件收件人列表抄一份过来!因此我打算写人的部分打住,到此为止,其实这却也足以说明和利时有的是好的领导和好的同事。以下,我打算直接跳到我的部分,解释下我的离职。)

    乐翔调任海外技术支持部经理后,部门内发生了一连串超出大家想象的事情(可参见魏总的日志),而我的离职也很容易被认为是部门内争导致的大换血离职风潮的一部分。但其实我要跟大家解释一下不是这样。其实我的离职是个孤立事件却早有端倪,往近的说是一年前的打算,往远了说与我07年还读大三时考研转行的想法遥相呼应。

    和大多数农村的孩子一样,我大学学的是工科,好就业,至少是一个好的饭碗。但我大学时代不安分地读了很多闲书,金庸的书看,龙应台的书看,哈耶克的书也看...最后,曼昆和萨缪尔森的经济学原理把我迷住了,让我产生了极强的学术兴趣。07年大三时候想过跨专业考研的事,但后来顾虑太多考虑到家庭等因素,想法搁浅了。后来毕业后就到和利时直接工作了。工作后经历一些事情想法更稳健,发现以前其实瞻前顾后顾虑太多,而且不满足于现在的工作除了饭碗外无法提供更加的价值意义,所以重新下了考研的决心。

    穆总知道我要考研考经济学后很支持我,他说这也是他之前未实现的想法。其实我和穆总是5月份调整工位坐到一起才开始熟悉的。后来聊了很多,引为知己,虽只于短短一个多月,因为他也在离职风潮中离开了。后来的某个周末,穆总问我是否有时间见面,因为他有一些书想送给我,见面后发现是慢慢一书包共11本经济学的经典译著教材。当时真的感动得无以复加。

    离职前发完最后一封邮件后,给乐翔打了个电话,后来找个地方聊了会。他对我的打算表示支持,并勉励我好好努力,这是离开和利时之前最后一次感受如沐春风。

    今天下午我就离开北京,去天津备考南开经济了。离开之前,最后跟和利时的领导和同事们(不再一一点名了)说一句,谢谢这两年一路有你!真的很感念和大家在一起共同的工作与生活。祝大家工作顺利,生活开心。我要过去折腾了("生命在于折腾"?呵呵~),希望我能折腾出个模样出来,我在那边也会想念你们顺便为你们祈福。

  • 注:这篇日志2011年7月2日初发于人人网。正值离职赴津前夕。近一年后补发于此。

    想来北京大概是06年的事情,当时我还在东北海滨城市大连读大一。

    当时我兴致勃勃的暴走大连,把城区好玩的地方逛了个遍,短暂蜜月后带来了些许失望——大连也忒小了吧,仿佛就一条中山路。城市也有些闭塞,光鲜的外表下却没什么内涵。寒假来北京玩,深感还是帝都雍容大度包罗万象。

    大四的时候找工作,也就一直把北京作为首选目的地。虽然当时有个很无良的公司在签约四个月后毁约,让我未就业先失业,但没有什么能阻挡我的决心!啊哈~09年6月毕业后,拖着行李箱,我还是来到了心之神往的北京。

    在北京的前几个月,我参加了一个嵌入式Linux的培训班。(尽管当然认为挺丢人的,在很多人之前曾不经意地掩盖这段经历,好像没找到工作不得不参加培训班似的,但后来想这是我宝贵的生命经历,还得正视。) 9月份学完,想及早告别培训生活的我迫不及待拿到第一份offer就签了,这个公司叫和利时,我待了两年,下篇日志再表。

    7月份的时候,接待了考研失利风尘仆仆从长沙奔赴北京闯荡的高中同学红波。高三曾同学一年但交流不多,他来北京后才开始和他熟识的。我们在上地同住了半年,同住同食同行同发呆,聊一些彼此内心的想法,有些观点碰撞但精神气质却很相似。他曾在日志中写道“有些人,虽然只做了一年多同学,但却跟十年同窗一样,占用了不少脑细胞”,我对号入座的认为指的是我。啊哈~ 也是那一年他开始进入我的核心朋友圈。他抱负很远大的一个人,一直想创业,这方面跟我交流过很多,曾经几个想法被我稍微打击了一下。在北京待了一年后,他南下深圳闯荡去了,现在他找了几个不错的项目,正处于激情似火的创业初期。

    10年的1月,在上地住了半年后,我搬到了“中国的天通苑、世界的天通苑”。啊呵~ 那个时候,在和利时后来的的一些朋友都陆续“出场”开始进入了我的生活。小刘、吴琼、兰杰等,那时候就一起玩的比较多了~

    其实我在北京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参加了很多沙龙讲座、读者见面会,经常和来旭、王涛、红波、杨菲同去。去的最多的就是蓝色港湾的单向街书店了,见了N多文化名人和大学教授,梁文道、陈丹青、贺卫方、易中天、刘瑜...等等。几百人挤在密不透风的单向街书店二楼听“偶像”们传道或者胡侃,极大的精神愉悦啊有木有!!!他们的影响也改变了我的一些想法。后来搬到亦庄,路途远去的就比较少了~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是,继红波南下深圳后,另一个好朋友杨菲10月份也离开北京去了上海,独行索然无味很多时候就不去了。

    10年8月,由于公司整体搬迁,随之搬到了位于北京南五环外的亦庄。在这里度过了不到一年时间。公司新基地很大很派,也带几个朋友过来观摩过我的工作环境,呵呵~ 感觉过来亦庄后的一年的关键词是很苦逼的一个词——“加班”。当然这一年也学得东西很多,成果最大。这边后玩的比较多,经常和大家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

    再往后的事情就是,昨天,我从公司辞职了。

    而且,我就要离开待了两年的北京了,因为我要踏上另一段征程了。

    再见。北京的朋友们啊。我会记得你们的。常联系~

    一年前,我弄过一个很好玩的相册,用Google地图的方式来展示我的人生轨迹(点此查看),最后一张是个中国地图为背景的两个词“The Next?”,现在我知道了问题的答案,我的人生下一站——天津。

  • 注:这篇日志初发于2011年4月17日,正值决意辞职考研之前。不知为何被删,补发。

    1.法国印象派画家(1848~1903)保罗·高更早年在海轮上工作,后又到法国海军中服务,23岁当上了股票经纪人,收入丰厚还娶了一位漂亮的丹麦姑娘为妻。可是高更在自己的绘画天赋召唤之下,35岁时辞去了银行的职务致力于绘画,38岁时与家庭断绝了关系,过着孤独的生活,并通过毕沙罗卷入了印象主义的天地。(via 维基百科保罗·高更词条)

    2.一个叫Dan McLaughlin的商业摄影师,受到“10000小时规则”的启发,在30岁生日那天决定放弃自己并不感兴趣的工作,开始外人听起来很疯狂的“The  Dan Plan”计划——“每天练习6个小时,一周练习6天,坚持6年,总计超过10000个小时,然后成为高尔夫球职业选手”。他建立了个人网站theDanPlan.com,每天更新,截止2011年4月16日,他已经练习1402个小时,还剩下8598个小时。他说“99%的可能性,我不会成功。但是,这没关系。我的真正目的,是想看看如果不断投入时间,一个普通人可以走多远。”“这个试验的结果,并不在于我个人的成败。而是让人们看到,人生有更多的可能。”( via 阮一峰的博客 )

    3.毕业于复旦大学国政系的马骅30岁之前过着朝九晚五、令人羡慕的职业经理生活。同时、他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络诗人。30岁这一年,他对着镜子问了自己几个问题,没有找到理想的答案,于是决定上路,去强迫自己改变现有生活的轨迹,希望从改变中寻找新的支点。2003年2月底,马骅摈弃兴趣驳杂、交游甚欢的都市生活,远赴云南省德钦县梅里雪山下的藏区,在明永村做免费乡村教师,教书、写作之余在文化、宗教、环境保护等方面尽其所能,受到藏民爱戴。2004年6月20日,马骅在明永冰川景区公路距澜沧江桥300米处因交通事故坠落江中,至今下落不明。他在梅里雪山写下的诗是当代汉语中最明净澄澈的部分之一。(via 百度百科马骅词条)

    4.“我31岁的时候,像马雅可夫斯基一样剃成了光头。我知道我可能永远都不了他那样的诗人。但我像他一样,剃成了光头。他曾经说过,人,必须选择一种生活并且有勇气坚持下去。我希望,至少能有他那样的勇气。”——孟京辉话剧《像鸡毛一样飞》

    5.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一过”。还好,今年自己24岁,现在开始改变人生,不算太晚。我要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