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带着镣铐跳舞”与微言大义 - [社会杂谈]

    2008-03-29

    有时候会突然被自己所打动,那种感觉像瞬间被极光般难以捕捉的灵感打了个激灵,从笔下淌出来的语句之优美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今天我到冉云飞博客逛了一圈,临走时忽然打算推销一下自己做的《南风窗》电子书。于是在留言板写了一下简介及本人联系方式等。(哈哈,大家见笑了)后来有个网友留言对南风窗表示了轻慢与不屑,(有一点背景知识可能需要介绍下,冉云飞的博文和网友评论对时政的批判都是犀利无比不留情面)读着他的留言,胸中忽然澎湃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暗流,如被灵光指引般,我信手打下了这么一句让我直到现在还赞叹称奇的话:

     

    大概这里的朋友见惯了猛料,已经不习惯那种微言大义,也不会以欣赏的目光去品味“带着镣铐跳舞”的高超技巧,即便舞者内心澎湃如斯。

     

    这位朋友可能不信仰改良的,对中国的体制与时局偏悲观。因此对《南风窗》这种体制内的言说颇不屑,但我想说,你能重建一个体制吗?南风窗这种在他看来可能是“带着镣铐跳舞”的幼稚行为在我看来是最理性与务实的。带着镣铐仍能舞得精彩正是南风窗最为人称道的地方,也是我所推崇的南风窗风格!正式这很多带着镣铐但仍清醒的舞者是中国改变的动力与希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