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记 - [成长心迹]

    2009-12-13

    1.也许你和我一样曾认为:靠自己每天辛苦地上班维持还算体面的“小资”生活,偶尔骂骂政府,这一切是颇为自豪并且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你还是得感谢那些创造了现在安定环境的革命先辈们。在近代中国,维持一个统一稳定的国家始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这件事只有共 产党做到了。如此所来每个中国人都享受着共 产党创造的历史红利。不承认这一点就是没有良心。

    2.实在景仰那些不染纤尘的纯粹的精神恋爱。昨天去陶然亭公园拜访了堪称“现代梁祝”的石评梅和高君宇的墓碑。叹一句“此情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关于他们的故事,可以点击这里阅读。

    3.我越发意识到并且享受书籍带给我的纯粹的快乐(pure delight)。昨天一高兴买了四本书:《我们台湾这些年》《我执》《心理学》《道德情操论》。买后?当然更高兴啦!

    4.现在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么多社科中把经济学作为努力的方向。因为我现在的思维方式(我的总结是“理性有余,想象力不足”)向经济学迁移再容易不过了!经济学的很多命题都是用逻辑推理解决的。自己真的很享受这种推理的过程。

    5.昨天和王涛讨论了一个企业型政府是否可行的问题。最后还推理出了一个暂时找不出漏洞的模型,我觉得那像一个有点疯狂的政治学实验!(想起了什么?空想社会主义?)我督促他把自己推理的过程记录下来。最好能总结成一篇论文,投到美国(并非中国)的学术刊物上,因为我认为这个模型离中国现实太遥远,因为它比民主还难实现!请参见王涛博文《理想国》。

    分享到:

    评论

  • 历史红利么……
    嘿,我曾将想过一首歌《没有GCD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的名称仔细琢磨很有意思。
    新中国就是GCD自己定义的,是一种顺承关系;并不是说新中国是两个组织指间的竞争,看谁能够赢得这个称呼。
    但是这首歌成功的把概念转化了。
  • 第一条不怎么同意。
    怀空回复瓜瓜说:
    呃。你应该了解我的自由主义立场。但最近看了一些纪录片、历史书籍后发觉,共产党的这个历史贡献还是应当肯定的。虽然可能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对民间控制过于严密。
    2009-12-14 09:3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