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永浩《我的奋斗》抄书之四:访谈及正版老罗语录 - [读书笔记]

    2010-05-05

    我觉得无论你是土财主还是洋财主,土穷光蛋还是洋穷光蛋,只要自己活得开心,而且坚持了自我,就是成功人士。

    全世界的成功书籍,出了几亿种,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就是这样一句屁话。

    我从来都没那么勇敢,我只是有一点点勇敢,但是在普遍懦弱的中国,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了。

    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这是你的宿命,你别无选择。你要么把世界变得好一点,要么把世界变得坏一点。

    面对挫折、打击的时候,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不要沮丧,甚至不要控诉、不要愤怒、不要抗议,只管埋头默默擦亮你的武器,准备下一次的战斗。我们是做事的,不是要给人家看某种表情的。

    胡平在“犬儒病”的题记中说,“人心不会熄灭,但它可能蒙上灰烬而不再燃烧。灰烬本来是燃烧的产物,但它反过来又抑制了燃烧。 拨开灰烬,你会看到重新燃烧的人心。”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当你试图放弃一个你知道是正确的事情的时候,希望你能再看看这句话。

    人生追求的是牛逼,而不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对我的人生影响比较大的,通常都是书籍,而不是身边的人和事。

    问:如果你人到中年仍然一事无成,你也会觉得你是个人物吗?答:当然。我同情那些以成败论英雄的人。

    问:那你觉得你比李敖还坚强?答:是啊。(有略节)我觉得李敖为了不再受伤害,否定了很多美好的东西,这在骨子里也是一种脆弱。真正坚强并且心态健康的人,被朋友出卖、被亲人误解、被爱人抛弃,都不会对人性丧失信心。

    其实想不得罪人谁不会呢,只要你一团和气、回避判断、保持乡愿,那么在一个把是非原则看得远不如面子圈子、亲情友情重要的国家里,你很难得罪人的。 

    问:你为什么不喜欢“老罗语录”之称?答:我在课上总是启发学生独立思考,但是他们把我的言论当成“语录”。我总感觉一个人把别人的话当成语录的时候,通常就是放弃自己的思考了。

    问:你怎么看这种文人打不过艺人、商人,崔健打不过周杰伦的商业现象?你伤心吗?答:这有什么难过的,不是很正常嘛。我的稿费和版税还比很多我敬佩的师长和偶像高呢。这不奇怪,东西好不好和卖得好不好没有必然的联系。

    为什么要把所谓的“成功”看得那么重要呢?一个人,非要出人头地才是活得“成功”吗?以韩寒的头脑和思想,他要是没有“成功”,也是一个牛逼青年,只是默默地牛就是了。我希望那些退学的年轻人先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正直的、善良的、有原则的、头脑清楚的、明辨是非的人,然后再决定是否要去考虑什么“成功”。

    问:会不会有人说你思想偏激?答:当然有,很多。(有略节)我不偏颇不极端,又时时保持热情,所以我觉得我是“正激”。胡平老师说过一句很让我产生共鸣的话,“有的人有了理智就丧失热情,有了热情就失去理智”。我觉得真正理想的状态是,充满热情,同时保持理性,或充满理性,同时保持热情。

    问:你会不会感慨自己生在一个平庸的、无聊的时代?答:我觉得一个人感情上希望自己生在某个时代是可以理解的,但每个时代都有你可以做的事情,轰轰烈烈的时代是被牛逼轰轰的人创造出来的,你不甘于平庸的话,现在也可以去做轰轰烈烈的事。

    问:如你所说,作为一个拥有超时代思想观念的人是痛苦的,怎样面对这样的痛苦?答:也没那么痛苦吧?你想着别人不能理解你当然有些痛苦,可是你想着你自己比别人牛不就又快乐了吗?关键是做好心理调节。

    问:人生让你感到“愤怒”以外,有没有感动和温暖?答:希望你能想清楚这样一个事实:一般说来,对假、恶、丑的愤怒都是因为对真、善、美的热爱。只是有些人不喜欢对公众展示温情的那一面就是了。

    先知先觉的人虽然活着的时候也许没能马上改变世界,但肯定留下了火种,这就是希望。普朗克说:“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取得胜利并不是通过让它的反对者们信服并看到真理的光明,而是通过这些反对者们最终死去,而新的一代一开始就熟悉它并不断地成长起来。”

    问:怎么能在现在的中国自由又有尊严地活着?答:有一门不用依赖合作的好手艺,比如文章写得好,比如摄影技术高,这样你就可以牛逼哄哄地从事自由职业,谁都不屌了。

    问:照你看什么事情算是奢侈的?答:“路子野,吃得开”的同时有良知、有原则。

    问:个人的观念,有可能以某种方式从根本上超出他那一代人的价值吗?答:当然,能做到的就是俗称先知的那些人。

    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很多半途而废的理想主义者喜欢说,我本来特别崇拜某某某,特别佩服某某某,是某某某当年启发和激励了我走上了信奉自由民主的道路,但是后来,我痛苦地发现某某某变节了(或是露馅了),从此我觉得什么都是骗人的,我什么也不信了。每次听到这种没出息的论调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心里骂娘,干!原来你是某明星的粉丝,我他妈还误以为你是某种理想的粉丝呢! 做你该做的,做你认为正确的,不要为了谁而做,当走在你前面的人没出息地倒下或是变节的时候,你应该感到高兴:你走到你的偶像前面了,多牛逼啊。

    当我们为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去斗争的时候,要知道我们是为了自己信奉的思想和原则,而不是为了对那些认为自己并不需要它的人民奉献什么。想清楚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心态平和地面对任何所谓的 “恩将仇报”。很多时候,有理想的人能够继续坚持下去,靠的不一定是坚强,而是想得透澈。

    每一次民意取得胜利的时候,就会有“高人”蹦出来指点说,某市人民的胜利跟某市人民的所作所为没什么关系,现在这个结果只不过是高层斗争的结果,某市人民只是棋子而已。姑且算他的“棋子说”是事实吧,但问题是,如果某市人民没有勇敢地站出来,高层斗争中客观上对他们有利的一方拿什么做棋子将死对方呢?做你想做的,做你该做的,不要为了怕被利用而选择不作为。

    我年纪越大,就越觉得那些心理阴暗,一肚子心计,满脑子阴谋论的人,是因为智力不够。这和我小时候的认识是大致相反的。尽管存在个体差异,但是整体上,足够聪明的,进化得更好的人群,通常会倾向于选择公平、正义,更容易具有坦诚、善良的品质。

    就像任何时代都有倚老卖老的老混蛋一样(“你呀,还是太年轻啦,我说了你也不明白”),任何时代也都有倚年轻卖年轻的小混蛋(“你老了,我跟你说不明白,咱们这是代沟”)。在任何一个时代,有尊严的人,都不会拿自己所处的年龄段说事儿。

    由于我擅长摆生活态度健康积极的造型,所以我的学生都以为我没有情绪消沉的时候。实际的情况是,当我面对普遍存在着的丑恶现实的时候,常常会短暂地感到厌倦,感到人生虚无,但和那些因此“看透了人生”后变得犬儒的笨蛋的区别是,我会因此加倍努力地去尝试改变现实。因为我知道,正是每一个放弃了理想的人,使得别人的人生变得更加丑恶、艰难、令人厌倦甚至是虚无的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