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迈出第一步,我就再也不回头了!” - [成长心迹]

    2010-12-31

    好久没写博客了,对文字的感觉几乎荒废殆尽了。但是为了不破坏自己年关总结的良好传统,还是做一下回顾和展望的好。

    我的2010年可谓过的平稳,没有了09年“前途、感情、健康”的三重烦恼,——其实相比于惊涛骇浪,还是波澜不惊好一些。“平安是福”,09年我终于深刻领会了这句话的含义,10年我要感谢上帝终于打了会儿盹,不再那么“厚待”我。

    这一年我搬过两次“家”:一次是年初搬到了天通苑,房间狭小逼仄,但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心里敞快多了;第二次是八月份随公司搬到了南五环外的亦庄,小区的幽静相比天通苑的嘈杂让人觉得居住环境一下子“好了五倍”!呵呵~生活上确实比之前好多了,尽管我现在仍然对生活本身持若即若离的态度并保持着冷眼旁观的距离感。

    工作做的还算顺利而且薪水也有长进。这一年工作上做的越自信了,用某人的话“你现在讲文档多牛啊,不像刚来的时候很多东西说不清楚”,虽然还是没有培养对地铁联锁事业的热爱(哈哈,毕竟我是在策划转行做学术的人)。但至少我还算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在其位,谋其政”,这是我对工作的最低方针,即使加班加点。同事相处还算愉快,可能和利时的人际关系原本就不复杂。过去一年里我最感谢的同事就是X正东了,虽然编程技术上的问题他请教我多一些,但是他工作上和精神上对我的大力支持还是令我心存感念的。九月份的时候我开始带了一个新人,东北大学的女研究生,我尽可能地把我所知道的业务和技术倾囊相授与她,虽然有时候工作原因她也会闹一些小情绪,但我还是很惊讶于她对我的尊重,当我听说她在背后一直管我叫“师父”的时候。

    精神世界的丰富是我觉得这一年收获最大的。得益于帝都浓厚的文化氛围,这一年没少蹭沙龙和讲座,见到了很多自己很敬仰的学者。说到这一点,十分感谢单向街书店,因为基本上90%的沙龙都是在那儿听的。当然,今年中秋节时广西师大出版社主办的“理想国年度文化沙龙”也是值得浓墨重笔的一次盛会。如果一天我真的离开北京,没有了那么多沙龙可蹭,这点绝对会让我惋惜不已。

    今年终于从旧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不想最后竟是斩断一切联系那么惨烈的方式。果真“大爱容易生大恨”啊,真的要“老死不相往来”么?唉,但是我明明不想这样的~

    再说说朋友。X旭和X涛还保持着原来的生活状态,时不时能和他俩聚一下吃顿饭看电影打打球,也算平生快事。红波在九月份的时候去了念叨了很久的深圳,找份了薪酬还不错的工作,而且活着挺惬意。阿菲呢,在十月底选择了“裸辞”,还没找到下家工作就热切地奔赴了上海,对她的魄力我还真是佩服有加。这两位死党离开帝都还真让我依依不舍,不能再听红波聊创业的梦想了(想到悄无声息死掉的ShareColor网站和曾经的豪情万丈,我就赧颜不已),而阿菲的离开则让我对上海报有一种更复杂的情绪,祝他们在远方找到自己的梦想吧。

    发现在我刚才的叙述中亲人是缺位的。抱歉,可能不在一个城市,你们离我有点远了吧。哥哥今年换了两份工作,但仍然对收入不满意。希望你能稳扎稳打,熟悉业务,提高自身。姐姐也换了几次工作,现在为想开一家洗衣店但缺乏资金犯愁,恨自己没能力帮她实现这个愿望,但姐你要乐观,生活会好起来的,总会有办法的。我那页已日渐苍老的父母,还在想着尽量帮我们扛担子,居然举债盖了一幢院子!爱之伟大让作为儿女的我们感动地唏嘘不已,惭愧地无以为报。

    明天早上一觉醒来,我也就24岁了。朴树在专辑《我去2000年》中曾唱到 “别做梦 你已24岁了”,但我认为24岁正是做梦的好年龄!24岁不去做梦难不成要42岁去做不成?还是希望自己在新年里能够继续做梦,听从内心的指引,向梦想的实现迈出转折性的关键一步,然后稳扎稳打向目标迈进。还是那句话“迈出第一步,我就再也不回头了!”

    最后,感谢这一年中,我的父母亲人、朋友和同事,你们的陪伴和关爱是我人生的最幸福的事情。新的一年里,祝你们都平安、健康、幸福,实现自己的价值和梦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